老上海都听过他的《珍珠塔》,评弹“塔王”陈希安辞世

著名评弹表演艺术家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、上海评弹团创始十八艺人之一的陈希安先生于2019年10月24日凌晨4时12分在上海瑞金医院与世长辞,享年92岁。遵照先生生前遗愿,不举行追悼仪式,不设灵堂,丧事从简,谢绝凭吊。上海评弹团将择日举行追思会。
陈希安出生于1927年。作为评弹“沈,薛”流派的第五代传人,他14岁开始学习评弹,后师从《珍珠塔》“塔王”沈俭安。上世纪40年代后期曾被社会上公认为“七煞档”之一,也是沈俭安、薛筱卿之后的又一位“塔王”。
1951年11月20日,上海市人民评弹工作团(今上海评弹团)举行成立大会,陈希安是首批入团的十八位演员之一。
上海评弹团建团“十八艺人” 图片来源网络
陈希安曾回忆:“评弹团建立才三天,我们‘十八艺人’就穿着解放装,背着简单行李,冒雨直到安徽淮河工地上参加劳动,并通过体验生活,吃高粱饼,胡萝卜丝,和农民兄弟同吃同住同劳动一个半月排出了中篇评弹《一定要把淮河修好》。”当时该中篇在拥有500个座位的沧州书场演出,诞生了连演三个月场场客满的新纪录。后来创作的中篇评弹《王孝和》,又创下了在有1000个座位的静园书场连演连满一季度的新业绩。
陈希安说表清晰,口齿伶俐,擅长弹唱,工“薛调”。代表性唱段有《十八因何》《七十二个他》《痛责》《见娘》等。在演唱《王孝和》选段《党的叮咛》时,他将“蒋调”旋律溶于“薛调”唱法之中,别具新意。任上手后,唱法有所变化,多以“沈调“为主,兼容“薛调”唱腔、更见深沉。
2001年,赵开生与陈希安(右)的“双档”演出照 图片来源网络
1988年,还有几个月就面临退休的陈希安,为辅佐青年同志开展评弹团工作,担任了副团长的职务,为弘扬振兴评弹艺术四处奔走。退休后,他又担任了上海评弹团在上海戏曲学校评弹专业班的艺术老师,孜孜不倦地耕耘在评弹教学的第一线,为积极培养和提携新秀倾注了大量心力,评弹演员郑缨、高博文等都曾跟随他学习。
他不顾年事已高,4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,也坚持骑脚踏车三十多分钟赶赴戏校为学生上课。上级领导想给他安排专车接送,他拒绝了:“我实在是不想麻烦他人。”上海评弹团的排练厅里也经常能看到他指导年轻一代“弹唱”的身影,小青年一个字咬得不准,一个音唱得不准,他都要叫停,并亲自演唱示范给学生们听。不仅如此,他更将自己几十年演出的传统长篇弹词《珍珠塔》整理出100回手抄本,无偿送给了徒弟高博文。
2009年陈希安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,并被评为2009年度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先进个人。他常说:“生命不止、学习不止,虽然年龄大了,不能经常参加组织生活,但我也坚持读书看报,要终身学习。”一直到去年,他还现身舞台。他说:“评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它的魅力深深吸引了我,我一定更做好传承工作,让东方大国的这颗璀璨明珠更加熠熠生辉。”
展开阅读全文
相关阅读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