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新闻

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还能重回“C位”吗?

澎湃新闻
7月19日,走到第8个年头的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播出。这一季由那英、庾澄庆、王力宏、李荣浩担任固定导师。首播当晚,酷云实时数据颇为亮眼,微博上也出现了好几个相关热搜。虽然不复“好声音”巅峰期的风采,但作为一个历时8年的“综N代”,“好声音”仍旧是暑期档最受瞩目的音乐选秀节目之一。捱过七年之痒,重新出发的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还能重回C位吗?
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海报
从稳居C位到影响力削弱
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开篇,来了一次回忆杀,简短回顾了“好声音”走过的8年对无数人产生的影响。
“好声音”是很多人夏天里的重要回忆
2012年7月,《中国好声音》播出,导师是刘欢、那英、庾澄庆、杨坤。首播CSM城市网收视率虽然只有1.477%,但第二期收视率就破2%,第六期就破4%,总决赛巅峰时刻收视率已经突破6%。王力宏对第一季的点评并不是夸张,“这是一个现象级的文化的奇迹”。而这一季的冠军梁博、亚军吴莫愁、季军吉克隽逸,时下仍活跃在歌坛,尤其是梁博,已经成为新生代原创歌手的中坚力量。
导师王力宏说,2012年“好声音”是音乐圈的热门话题
《中国好声音》成为了《超级女声》之后又一档超现象级的音乐选秀节目。2013年的第二季、2014年的第三季、2015年的第四季,“好声音”保持着极高的热度,每一季的平均收视率都突破4%,冠名费也节节攀升,1-4季的冠名费分别是6000万、2亿、2.5亿、3亿,前4季的广告收入超过40亿元。
因为《中国好声音》都是暑期档播出,时间点是从高考后到国庆前后,因此在许多观众的夏天记忆里,除了空调、西瓜、冰棍外,文娱生活的典型符号就是《中国好声音》,它几乎承包了暑期档的收视率和话题榜。
意外发生于2016年。《中国好声音》的节目模式是灿星从荷兰Talpa公司以200万的低价引进的,Talpa的“The voice of…”在全球有70余个本土版本。Talpa一开始并没想到《中国好声音》这么火爆,看到灿星大赚特赚后,四年合约到期Talpa大幅提价。未果,并迅速拿回版权,转手以4亿元高价卖给了愿意接盘的唐德公司。之后就是灿星、浙江卫视与Talpa、唐德围绕《中国好声音》版权归属,来来回回纠缠了两年。
2016、2017年,《中国好声音》更名为《中国新歌声》播出,标志性的转椅也改成了推杆和冲浪。虽然导师阵容依旧华丽(2016年为周杰伦、汪峰、那英、庾澄庆,2017年为周杰伦、那英、陈奕迅、刘欢),但话题量和收视率却有了明显的下滑。《中国新歌声2016》平均收视率跌至3%左右,《中国新歌声2017》则进一步跌至2%左右。
“好声音”曾以《中国新歌声》为名播出两季,影响力下滑
2018年6月各方就与“中国好声音”相关的知识产权纠纷达成和解,《中国好声音2018》归来,收视率没有归来,CSM城市网只有1期收视率勉强破2%,其余期数均在1%徘徊。
《中国好声音》已经不再处于夏日里文娱生活的C位了。与话题量、收视率下滑相对应的,是后几季选手人气的低迷。像第四季的冠军张磊,新歌声的两届冠军蒋敦豪、扎西平措,2018年的冠军旦增尼玛,后续的发展并没有跟上。冠军尚且如此,其余的亚军季军,都快销声匿迹了。
反倒是一些被“好声音”早早淘汰的“遗珠”最后大放异彩,第三季的艾怡良止步八强,最终获得金曲奖最佳女歌手;GAI曾以本名周延参加《中国新歌声》,盲选都没有通过,后来通过《中国有嘻哈》一炮而红……
落寞的偶然与必然
应该承认,作为一个“综N代”,“好声音”能够走过这么长的时间并保持这么高的热度,已经殊为不易。只是“好声音”的日趋落寞,从偶然因素看是版权纠纷耽搁了两年,但实际上,它的落寞又含有必然的因子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任何一档节目的走红,总离不开时也、势也。2005年《超级女声》的巅峰之后,大陆音乐选秀大体囿于偶像选秀路径。2012年横空出世的《中国好声音》,虽然依旧是“草根选秀”模式,但它有了新鲜玩法,节目采用盲选凸显“好声音”,更加接近音乐本质,既给观众带来新鲜感,激活了庞大的潜在音乐储备人才库,也填补了当时音乐选秀市场的空白。《中国好声音》火了。
盲选凸显“好声音”至上
2013年开播的另一档音乐综艺《我是歌手》,虽然是成名歌手的battle,但与“好声音”一样,都是以音乐为核心。如果说《超级女声》是音乐选秀的1.0阶段,那么《中国好声音》和《我是歌手》则开启了音乐选秀的2.0阶段——音乐至上。
“音乐至上”的初衷自然是好的,但它也有阿喀琉斯之踵,即它高度依赖于选手质量和歌曲质量。只有好选手才能唱出好声音,只有好歌曲才能成就好歌手。
《中国好声音》的一大困境是,优秀选手资源的枯竭。
一个好歌手不是凭空蹦出来的,培养和沉淀是需要时间的。每一年《中国好声音》海选阶段层层筛选,最终有100余人进入节目海选录制,到了今年第8季,在导师面前露过的脸的少说也有500余人了——这是对音乐人才储备一个很大的消耗。
而“好声音”盲选的赛制,固然让音乐成为唯一的选拔标准,但坦白地说,在一个看脸的时代,节目完全“不看脸”,也就导致不少资质一般、颜值不错的选手直接被淘汰——但他们可能是有市场的。而剩下的那些实力强劲、颜值一般的胜者,却在“颜值也是正义”的市场生态中,显得不够讨喜。
这是始终困扰《中国好声音》的选择题。既有颜值、又有好声音、还能通过盲选的“现场歌手”,少之又少,毕竟这几年音乐选秀的消耗太大了。而有颜值、有特色、现场不那么好的“唱片歌手”,又很容易卡死在盲选阶段,后期比拼时也不占优势。因此“好声音”多年来一直左支右绌、无所适从,尤其是到了最近几季,选手枯竭的背景下,“现场歌手”的导向愈发凸显,选手们的热度也止于节目现场。
与《我是歌手》一样,《中国好声音》也有歌曲荒的困境。就像导师李健曾说的,“这几年选手都不错,我觉得最匮乏的是内地的原创音乐,竭泽而渔,各种节目将很多音乐演绎得差不多了,很多作品本来很优秀,但演艺太多就失去了改编价值。”翻来覆去唱那些歌,哪怕改编再出彩,选手演唱能力再高超,要实现再度传播都很困难。对于音乐选秀节目来说,其传播既依赖于导师和选手,也高度依赖于歌曲。
综艺圈也有一个“五年定律”:一档综艺节目再火,做到第五季往往都是下坡路的开始,因为观众永远追求新奇感,再好看的东西在第五年依旧一个模式他们也会审美疲劳,想寻找新的刺激点比较困难。当然《中国好声音》也一直在变,像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在2018年的几个新元素(魔镜、点歌)的基础上,加入了“封麦”等设计。但这样的微调,并没有根本撼动节目的模式。
导师一按封麦,就可以让另外的导师“闭嘴”
有内忧,也有外患。正当“好声音”走在转型的艰难路上时,2017年的《中国有嘻哈》《明日之子》,2018年的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《声入人心》,已经将音乐选秀带入了3.0阶段,这是“偶像选秀”的新潮时代了,青年亚文化成为风口,讨好“Z世代”是主流方向。
映衬之下,《中国好声音》显得有些“老态”。像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与《声入人心2》对打,收视率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碾压后者,但《声入人心2》在饭圈女孩中的影响力要远高于“好声音”。
导师给力,更得“好声音”给力
《中国好声音》愈到后头,对导师的依赖愈重。这是无奈之举:选手不够给力,就得导师给力。
第4季请来了周杰伦,首播CSM城市网收视率高达5.308%,创下了记录。凭借周杰伦的号召力,既保证了受众和粉丝对节目的粘性,也在社交网络上拥有较高的讨论度。但“一招鲜”不能吃遍天,《中国新歌声2016》还是原来的导师班底,但改名风波加上选手水平下滑,收视率便有明显的下滑。《中国新歌声2017》和《中国好声音2018》除了有周杰伦坐镇,还请来了李健,李健成了另一个话题中心;节目放大了李健“段子手”的人设,在互联网上讨论度颇高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“段子手”李健也是“好声音”的一大看点
可见,凸显导师、加强导师真人秀部分的策略,并没有错。毕竟每一个导师都拥有声名、流量和话题度,让导师拥有更多的互动、镜头以及掌控节目流程的自主性,可以放大节目的粉丝向属性,增加节目对于年轻观众的吸引力。
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依旧在不断给导师“加戏”。像“一键封麦”的设计,就是给导师制造冲突和看点。当导师为学员转身后,觉得抢人竞争太过激烈或对自己的胜算没有十分把握时,就能随时按下封麦按钮,让威胁到自己的导师的话筒无法发声。首期节目中,“一键封麦”使用了两次,一次是王力宏不小心使用,让那英“封麦”,一次是那英为了抢人,让李荣浩“封麦”。这两个桥段带来笑点,#李荣浩被闭麦#也在微博热搜挂了一天。
那英将李荣浩“封麦”
而庾澄庆是担任“好声音”导师次数最多的,他总共参与了6季。庾澄庆愈发显得“不可或缺”,是因为他扮演了一个控场的角色(类似于导师里的“主持人”),得把控流程,调动气氛。这一季他依然hold得非常“卖力”。
庾澄庆是导师,也是主MC
但无论如何,《中国好声音》的核心竞争力在于“好声音”。假若没有选手的好声音支撑,《中国好声音》有沦为《中国好导师》或《中国好段子》的趋势,这是与节目初衷背道而驰的,背离“好声音”,《中国好声音》也终将失去生命力。
就笔者个人的观感,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太过于依赖导师了,整个抢人环节不仅冗长,为了“拉拢”选手的“套近乎”和导师们的“自夸”,都显得略微尴尬。一方面,每一次抢人导师都得说自己能给选手带来什么,翻来覆去地说,审美疲劳。为何不对选手演唱做更多专业评点?
另一方面,也是更根本的原因,选手并没有给观众眼前一亮的感觉,所以看到导师们很夸张地抢人时,观众内心的OS可能是:这选手值得如此哄抢吗?导师们会不会太“抓马”了?
这一季导师对选手太宽容了,表扬很多,没有多少专业上的批评
这怪不得导师,可能也怨不得节目组,选手质量滑坡并非节目组所能主导的。撰写此文时,笔者又重新回顾了“好声音”1、2季盲选环节,鲜明地感觉到:走到第8年,有特点的“好声音”变少了。
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首期节目有6位选手出场,现场唱得都不错,但极具辨识度的选手还真说不上来。节目值得表扬的,倒是选手选歌有新意,不是局限于华语经典老歌,5年内的华语新歌居多,也有冷门佳作。如若将这“新歌”唱火,“好声音”至少多了一个出圈路径。
首期出场的6位选手的选歌,除《模范情书》《偶然》外,都是近5年的新歌
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还能重回“C位”吗?这无法靠情怀,无法靠导师,也无法靠收视惯性,它根本上得靠“好声音”(唱得好+声音有辨识度+长相有观众缘)。虽然概率渺茫,但还是怀有期待吧。
展开阅读全文
相关阅读
精彩推荐